'>

陶凤交和她的“绿色娘子军”

2018-08-08 05:25

图为陶凤交带领绿色娘子军去海边植树。廖传松摄

曾经,对于生活在海南岛西岸昌化镇的乡亲们来说,蔚蓝的海并不只是意味着美,也意味着台风来临时的暴烈,台风吹过,植被不存,鸡犬难生;满目金黄的沙,并不意味着诗意的浪漫,平日里沙地糊不了口,烈日下沙子烫得站不住脚。三伏天出门,哪怕捂出痱子也要穿上长袖长裤戴上斗笠面罩,既要防晒,也要防沙。

也有人想过治沙,可始终没成功。因为这片荒漠,镇上的男丁要么出海打鱼,要么出外谋生。这一切,直到26年前才有所改变。

“树不种活,我不甘心”

昌化多沙少林,要治。

1992年,一个外地老板承包了昌江棋子湾段海防林的营造工程,请当地村民去种树,工钱是每天7元。镇上男丁没人干这活,陶凤交没有犹豫,为了生活,她和村里其他姐妹们一起加入了种树的队伍,成了造林员。

“那地方怎么种得活树?”村民们都不信。流沙、高温、缺水、多风,随便一项,都是幼苗的克星。

确实,1995年德国专家对棋子湾流动沙丘进行考察,得出的结论是无法治理。

荒地上没有住处,要在离种树点很远的地方搭窝棚,午间休息身下时不时会冒出一条蛇。没有能走车的路,种苗和土壤要从昌化渔港一担担挑过小角中角大角海滩,一百来斤的担子,一挑就是几公里。沙地路不好走,深一脚浅一脚,有人笑称这样走下去,过一阵就能练好轻功“水上漂”。

眼看苗木种一批死一批,当初承包海防林造林任务的老板选择放弃……这时,陶凤交急了:“3年没种活一棵树,我不甘心。”

与陶凤交一样不甘心的,还有当时林业部门的工作人员。造林的承包商走了,“陶凤交们”在林业部门的支持下,自己种上了林。1997年,海南省林科所的专家提出了先种植野菠萝固沙,再种木麻黄树苗。野菠萝活了,固定住了流沙;木麻黄一点点长大,又为新的小树苗挡住了风……

对于“陶凤交们”来说,这相当于把一项工作变成了两项,付出的辛劳也变成了双倍。工钱依然不高,却没有人偷懒。她们甚至还给自己加活,原先种树苗没有营养袋,姐妹们商量配个营养袋应该更容易活,肩上挑的担子也更重了。

1996年,第18号台风袭击海南,昌江受灾。“陶365体育在线凤交们”种下的1249亩海防林,最后仅存活700多亩,按照和林业部门的协议,她们亏本了,但陶凤交和姐妹们态度坚决,“我们再种!”

德国专家的断言被打破了。到2010年昌江完成海防林建设任务时,全县海防林面积超过5.2万亩,陶凤交和她的姐妹们亲手种下了1.88万亩,占全县海防林面积的36%。

“不图别的,就要那片海防林”

坐在沙发上,陶凤交59岁,文敬春41岁,钟应尾53岁,文英娥77岁。

和陶凤交一起种树的姐妹,多时有60多人,少时20多人。但来来去去26年,这4人一直都在。她们说起自己的情义时很有血性:“同甘共苦,把树种好。”

造林的承包商离开后,陶凤交和昌江县林业局开始签承包合同。直到今天村里还有人说,“稍微精明一点的人,都不理解她们为什么签这种合同。”

海防林不同于经济林,每25年砍伐更替一次,中间几乎没有别的收入。林地以木麻黄为主,林木的经济价值也不高。最近几年,昌化靠海的旅游优势凸显出来,乡亲们工作的机会和收入多起来了,打零工的收入比种林要高很多。

林地的承包,没有让陶凤交和姐妹们富裕起来,却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和生态效益。浓浓的绿挡住了风沙,在昌化蔓延开来。“在美丽海南百镇千村建设中,我们找到了自己的优势。片片海防林为昌江打造海岸带公园奠定了生态基础,接下来,我们还将加强生态修复,城乡一体提升净化、绿化、彩化、美化、亮化水平,在海尾打造国家湿地公园,按照省域点线面全域旅游建设的要求,把昌江建设成为大花园大景区。”昌江县委书记黄金城告诉记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