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>

校园里,不褪色的“迷彩兵阵”

2018-08-20 23:12

原标题:校园里,不褪色的“迷彩兵阵”

写在前面的话

3月,全国高校纷纷开学,与之相伴的,是即将到来的又一个征兵季。军营和社会将再次把目光聚焦校园——这里已成为人民军队士兵的重要来源之一,成为一个个有志青年的军旅起点。

其实,这里也是一些青年人军旅的终点。每当一批大学生从校园走向军营时,都有一批退役大学生士兵跳下战车,褪去迷彩,退役返校,重拾书本,走进课堂。

退役大学生士兵们返校后过得怎么样,身份转换得如何,面临什么样的现实,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……这些问题,是即将走向军营的大学生们所关心的。因为,未来怎么样,身边有参照;更是我们应该关注的,因为——

终点之后的问题,直接影响着起点之前的选择。

设置了闹钟的手机刚一振动,毕紫瑛就伸手把它关掉了。此刻,是周一清晨五点半。她悄悄起身,抓起床头已没有军衔的旧军装,钻进了洗漱间。

作为北京化工大学“旌旗中队”的一员,去年退伍返校后,毕紫瑛一直坚持每周一参加升旗仪式。

互相整理着装、按照曾经服役的军种整齐列队,6点25分,“旌旗中队”队长孙会彬轻声下达“齐步走”的口令,带队向国旗台走去。

校园还在沉睡,这条路他们走过春秋冬夏,队伍中不断有人离开又有人加入。

“有的靠它寻求慰藉,有的靠它追忆军营……”毕紫瑛觉得,每个退役大学生士兵都能从“旌旗中队”这样的社团中找到不同的意义,但无论何种意义,都与曾经的那段军旅生涯有关。

自2009年以来,我国兵役征集制度出现大幅变化。从此,每年有数以万计的大学生走进军营,也有数以万计的退役士兵重返校园。随之而来,成百上千的“迷彩”社团在各高校悄然兴起。透视这些连接军营和校园的特殊“接口”,我们能看到什么?

升旗归来,已是晨曦微露。毕紫瑛和战友穿着各色的军种迷彩,迈着整齐的步子走进曦光,在初春的校园留下一串串斑斓的投影……

1. 新兴社团

在动辄社团过百的高校中,退役大学生士兵社团无论数量还是资历都不突出,但凭借成员素质、军事特长等优势,正赢得众多学生的青睐

“战友协会”火了!有一段时间,刘立焕走在北京工商大学的校园里,经常被不认识的同学拦下,询问能否加入这个由退役大学生士兵组建的社团。

一切源于2015年元旦晚会上的那次惊艳亮相。当时,这个社团刚成立就赶上校团委征集节目。刘立焕和社团的其他几名退伍老兵将刺杀操、军体拳、队列动作等军事课目精心编排成节目。晚会上,这场名为《兵耀工商》的表演高票当选为最受欢迎节目之一。

从那以后,“战友协会”频繁参与学校的管理、军训、征兵等工作,“如果学校的哪项活动少了‘战友协会’,似乎都不算一次成功的活动”。

近年来,北京市大学生士兵参军比例屡创新高,校园中的退役大学生士兵群体逐渐壮大,像“战友协会”这样的退役大学生士兵社团不断涌现。

北京高校国防教育协会办公室主任曲涛介绍说,2016年他们首次组织国防教育类学生社团评比,31所参评北京高校中有10所都派出了退役大学生士兵社团参赛。

作为一种新兴求境外赌博网站社团,在动辄社团过百的高校中,退役大学生士兵社团无论数量还是资历都不突出,但凭借成员素质、军事特长、学校扶持等优势发展迅速。

刘立焕所在的“战友协会”,组建仅一年就被评为学校甲级社团,在全校108个社团中排名前十,是其中最“年轻”的。

同样“年轻”的还有北京科技大学的“戎程研究会”。2016年他们参加北京高校国防教育类学生社团评比,在43个社团中排名第四。

“这个排名是与举办活动的数质量、受欢迎程度和影响力密切相关的。”担任“戎程研究会”会长的胡俊宇说。

2. 关键纽带

退役的学生在这里歇歇脚,重整行装再出发;想参军的学生从这里获取信息,揭开军营的神秘面纱